生命追思

對父親的思念


某天一如往常的上班時間,車子馳騁在高速公路上,收音機裡傳來蕭煌奇演唱”阿嬤的話”,渾厚的嗓音及豐富的情感,讓我腦海中憶起家庭的種種以及去年因病過世的父親,眼角的淚水不自主的不停的落下,這才發現,父親雖已離開人世,但我卻不曾停止過對父親的思念…

短短三十多年的父女情,仍有好多與父親相處時的難忘回憶,有歡笑、有淚水、有懷念…父親在世時,如同一般台灣傳統家庭的相處模式,子女對父親總有一些敬畏,讓不善表達對父親的愛的我,總習慣將愛放在心中,每當在夜深人靜或一人開車時,對父親的思念,依然不時浮上心頭,想起父親在世時的好、及從小到大對我們姐妹的諄諄教誨…
從小父親對我們的管教相當嚴厲,一做錯事,常當面大聲斥責,絲毫不留情面,直到我們年事稍長才知,父親其實是「刀子嘴,豆腐心」,那是台灣傳統父親表達關愛的方式。當我們已經嫁為人婦,父親對孫子的 ”愛的教育”方式,卻讓我看見不同一面的父親,卻也成為心中最鮮明、最美好的回憶。

父親是個朝九晚五的公務人員,從我有記憶以來,他每天就是騎著摩托車奔波於屏東與高雄上班,30多年來雖已換過不少台摩托車,但是我仍然印象深刻的是小妹還沒出生時,我與姐姐、爸媽一家四口共同擠在野狼125的摩托車,每週回去林邊鄉下探望祖父母的幸福的畫面…

「樹欲靜風不止,子欲養親不在」,是為人子女面臨親屬過世之際,最難以磨滅的感傷。回想98年時,父親第一次檢查出口腔癌第三期且第一次要進開刀房的早上,當時父親帶著眾親友的加油聲,面帶笑容信心滿滿的表情至今難忘…
父親一生打拼,孝順自己父母、更細心照料岳母,永遠對自己節儉,也要將最好的留給小孩,並對親人無私的付出。
本以為父親還可以有多一、二年的時間與家人相處,但是,當父親進行第二次開刀後的半年,聽從叔叔的建議,開始比較坊間的生命禮儀公司,最後生命禮儀公司的多次的親自拜訪並仔細的解說,加上圖文並茂的資料,讓從未想過要面臨最親密家人的生離死別的我們,有了對生命禮儀流程初步的了解。

那天,父親在醫院一個化療療程結束後返家休息一週,姐姐也剛好從台北來到高雄陪伴父親,晚上姐姐陪在父親旁邊看電視,突來的事情就這樣發生了,父親因為口腔癌轉移到肺部,每天都要拍打背部將痰咳出,最後卻因為一口痰無法咳出,在家昏迷,緊急送往臨近的醫院後,雖有搶救恢復呼吸心跳,但是二天後仍然宣告不治離開了我們…
所幸,父親尚未過世前,已經有先接觸生命禮儀公司,有了初步的了解,才不致於在傷痛之際,又要費心後事的處理。
處理父親後事的景象,至今仍歷歷在目,多麼令人感嘆與不捨!
也謝謝生命禮儀公司所有人員,在父親治喪期間的盡心提點與處理,讓我們不會手足無措。

懷念起父親的嚴、父親的慈,父親生前一切的一切,父親這種對家人所付出的責任感與疼愛,我們將永遠銘記在心,並將這種精神繼續傳承下去,以不負父親在天之靈。

(父親於2012年7月16日上午10點05分病逝於高雄阮綜合醫院,享年七十歲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次女 林姿伶



 
Powered by www.url.com.tw